医院快讯
Hospital news
CYP2C19基因检测,氯吡格雷个体化用药的开始
发布时间:2021年05月06日     作者: 肖作淼 刘婷     点击数:

【字体:

打印本页

分享

为更好地服务临床,满足临床需求,赣州市人民医院检验科近期开展了“氯吡格雷个体化用药基因(CYP2C19)多态性检测”项目,可为患者实现“同病同药不同量”的个体化用药方案,为患者合理使用氯吡格雷提供科学依据。

氯吡格雷作为一种前体血小板受体抑制药物,是临床上常见的抗血小板聚集药物,主要用于急性冠脉综合征(包括ST段抬高性和非ST段抬高性急性冠脉综合征)、缺血性卒中、外周动脉性疾病,以及冠状动脉置入支架术后预防急性血栓形成事件的人群。由于遗传基因多态性,人体内的 CYP2C19 酶活性存在显著的个体差异和种族差异,表现为酶活性升高、下降或完全失活,影响药物代谢,从而导致不同患者间的疗效和毒副作用存在明显差异。在中国人群中,频率最高的多态性为第5外显子681G>A(CYP2C19*2)和第4外显子636G>A(CYP2C19*3),当这两个位点发生变异时,CYP2C19酶活性降低,药物代谢表现为慢代谢型,此类患者服用通过CYP2C19酶代谢的药物(奥美拉唑等)时易发生毒副反应,而服用前体药物(氯吡格雷等)时因代谢产物生成较少而疗效不佳或无效。另有一种多态性为-806C>T(CYP2C19*17),该位点发生变异时,表现为CYP2C19酶活性升高。CYP2C19基因型的个体差异,给临床用药带来困扰。


据心内一科陈丰副主任医师介绍:“细胞色素P450是药物在体内的主要代谢酶系,CYP2C19酶属于其成员之一,主要参与药物在体内的羟化反应。氯吡格雷属于前体药物,需要通过CYP2C19酶代谢,才能生成能抑制血小板聚集的活性代谢物来发挥药效。因人群中CYP2C19基因型不同,导致人体内药物代谢能力差异较大。比如CYP2C19*1等位基因与完整的功能代谢型相对应,而CYP2C19*2和CYP2C19*3等位基因则为功能缺失。CYP2C19*2和CYP2C19*3等位基因在亚洲人中占慢代谢型等位基因的99%。再如,CYP2C19*1/*1基因型属快代谢型(EM),在总人群中占35-50%,此类患者使用氯吡格雷疗效佳,推荐使用氯吡格雷用于防治急性心肌梗死、缺血性脑卒中、下肢动脉粥样硬化闭塞等疾病;而CYP2C19*2/*2、*2/*3、*3/*3属于慢代谢型(PM),此类患者不推荐使用氯吡格雷,而是换成替格瑞洛等”。为了获得更理想的治疗效果,建议在开始氯吡格雷治疗,先行CYP2C19基因检测,根据医生基因类型来指导患者服用剂量或联合用药,实现“同病同药不同量”的个体化用药方案。


所谓“个体化用药”,就是药物治疗“因人而异”、“量体裁衣”,在充分考虑到病人的遗传因素(即药物代谢基因类型)、生理病理特征及其它药物干扰等综合因素的基础上制定安全、合理、有效、经济的药物治疗方案,而基因导向的个体化用药,它代表了药物基因组学与临床药物治疗的完美结合,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。CYP2C19基因检测,是氯吡格雷科学地个体化用药的良好开始。